爱游戏国际思想周报|美国也为识字率问题所困?

2024-02-11 18:47:06

  爱游戏文章讲了一个叫戴夫的人的故事,他在美国北卡莱罗纳州山区,为了贴补微薄的家庭收入,每周部分时间里在当地一家当铺工作,帮那些想购买却不能读写的人填写申请表格。每单只收几美元,不过由于该服务大受欢迎,这项业务为他带来了稳定的收入。

  城市精英将阅读能力视为理所当然,然而这个问题普遍得惊人。而且,这个问题并不仅仅存在于乡村社区或非白人群体中——事实上,戴夫的许多北卡莱罗纳客户都是白人。

  根据美国教育部和美国国家识字研究所2013年开展的一项调查,14%的成年人口(也就是3200万人)不怎么识字,21%的人阅读能力低于5年级要求的水平。19%的高中毕业生不识字。美国东北部文盲率较低,而在密西西比州等南部一些州爱游戏,文盲率则较高。北卡莱罗纳州的文盲率处于中间水平。最近几十年,这一比例一直非常稳定,它令美国在主要发达国家中排第12位(英国的成绩也只是略好一点)。

  但正如美国司法部的一份报告所指出,真正令人震惊(且可悲)的是,“学业失败与青少年犯罪、暴力和犯罪之间的关联(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不识字”。据称,85%的少年犯以及70%的在押犯不怎么识字。事实上,这种关联如此明确,以至于扫盲团体宣称爱游戏,一些州可以通过观察学校学生的识字率来预测未来监狱所需的床位数。不意外的是,不怎么识字的成年人中,有一半生活窘迫,被21世纪的大部分工作拒之门外。开展扫盲活动的Pi Beta Phi组织负责人朱莉•维勒曼(Juli Willeman)指出:“读写流利预示着未来的成功。”不会读写则预示着未来的失败。

  尽管美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该文结论是,美国能很快改变这种可悲识字率的机会看起来很渺茫,其可能性与改变枪械文化的可能性一样低。在中产阶级不断萎缩之际,贫富差距正在越拉越大。

  《》近日也称,美国贫富家庭子女的生活差异,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新调查发现,子女抚养方面的阶级差异正在扩大,这是不平等现象加剧的一个征兆,将会有深远的影响。不同的养育方式会将孩子置于不同的发展路径,并加深社会经济的差距,尤其是考虑到教育与收入有很强的关联。孩子成长过程中,会学到在其所处的社会经济阶层内取得成功的技能,但不一定会学到其他技能。

  年收入超过7.5万美元的家庭中,84%称其子女在过去的一年中参加过有组织的体育活动,64%做过志愿者工作,62%参加过音乐、舞蹈或艺术类学习班。在年收入低于3万美元的家庭中,59%家庭的子女参加过体育活动,37%做过志愿者,41%参加过艺术学习班。

  安妮特·拉罗(Annette Lareau)认为,工薪阶层子女更快乐、更独立、抱怨少,与家庭成员更亲近。在收入较高的家庭,子女更可能觉得无聊,期望父母帮他们解决问题。不过之后,富裕家庭的子女上大学和进入中产阶级的道路更顺畅,而工薪阶层子女则往往要奋斗。拉罗说,高收入家庭的子女更擅于应付官僚程序,在学校和工作中取得成功。

  在中东,有一半的18—25岁群体处于失业或半失业状态。全球难民危机令这一状况雪上加霜。难民危机导致3,000万儿童流离失所,光是叙利亚就有六百万,其中极少部分有望在学龄阶段返回家园。因此,毫不奇怪该地区称为达伊莎(Daesh,即“国”)的集团相信它能够在这个为数巨大的无产且不满的年轻人群体中轻松募集人手。

  达伊莎所制作的令人发指的暴力视频具有极大的冲击力,但真正吸引不满青年的是他们获邀加入比他们自身和他们所生活的社会更宏大的事业中。伦敦国王学院国际激进化研究中心的希拉兹·马赫(Shiraz Maher)发现这些达伊莎新兵之间有一个共同点:“义愤、反抗、感到受到迫害,拒绝妥协”。最新的奎利安姆基金会(Quilliam Foundation)报告认为,达伊莎利用青年的渴望作为价值的一部分;该组织的乌托邦诉求是对新圣战斗士吸引力最大的东西。

  然而,在印度次大陆和中东,有大量未被注意到的有效抵御极端主义的例子:巴基斯坦儿童杂志、面向北非十几岁青少年的视频、中东广播电台,以及反对基地组织的书籍和出版物。它们有助于以多种方式、包括将注意力吸引到背叛方面来揭露达伊莎的真正生活,揭露其残酷、腐败、动辄内部清洗的本质。一份2014年的报告指出:“[存在背叛者这一事实]打破了团结的形象,也打破了[该集团]试图展现的决心。”

  达伊莎称之为的“灰色地带”就是他们一直试图摧毁的文化空间,在这个空间中,和非实现共存,发现他们的共同价值。伦敦国王学院国际激进化研究中心主任彼得·纽曼(Peter Neumann)提出举行一次Youtube竞赛,评比解释达伊莎失败之处的视频:“你会立刻收到5,000个视频,”他说,“其中4,000个是垃圾,但其他1,000个很有效——1,000个反[达伊莎的]宣传。”

  打击极端主义的最佳长期工具是教育。在以色列雅法,一家由苏格兰圣公会经营的学校向、犹太人和基督徒儿童传授宽容的美德。在黎巴嫩,支持宗教多样化的共同学校课程——包括“拒绝一切激进化和宗教或世俗隔离”——正在面向九岁以上逊尼派、什叶派和基督徒儿童开设。黎巴嫩还在学校系统中引入了双班倒,以接收二十万叙利亚难民儿童。

  布朗称,深陷宗派暴力和宗教分裂的黎巴嫩都能宣传共存、为叙利亚难民提供学习的机会,其他中东国家也没有理由不效仿它的榜样。

  2015年末,美国著名女权杂志Ms.评出了本年度最值得为她们的英勇行动鼓掌的十名女权者。根据“新媒体女性”的翻译,这其中包括:

  “交叉路口性”理论之母,也是非盈利组织“非裔美国人政策论坛”(以下称AAPF)的创始人。今年她们发起了两项十分有力的倡导行动:#黑人女孩同样重要(#BlackGirlsMatter)以及#说出她的名字( #SayHerName)。今年二月,AAPF发布了黑人女孩议题报告,指出黑人女孩在学校治安政策中被过分关注,以及有色人种的女孩是如何被预期其人生轨迹是“从学校到监狱”的。该报告同时批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同舟共济”行动,因为该行动仅为有色人种的男孩提供机会和资助,却忽视了所有的女孩。

  一名为生育公平而奋斗的战士。作为“全体女性健康”——一个德州以及其它地区共计八间堕胎诊所的组织——的创始人,从2013年起就奋斗在反对德州反堕胎综合法案的第一线上。今年,她把案子一路从联邦法律系统打到了最高法院,法官将会在2016年审判她的案子。这个诉讼很有可能会决定美国已经确立了四十年的堕胎权的命运。

  反对无差别杀人的母亲们:由于对管制的欠缺感到不安,今年芝加哥南部的一群母亲为了保护她们的孩子采取了行动。她们一起在恩格尔伍德市巡逻,给孩子们分发三明治并以好言好语劝慰。2015年,在她们主要巡逻的区域,没有发生一起枪击案爱游戏。她们同样也加入了呼吁警察停止无差别杀害黑人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