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游戏“强边”背景下西藏青少年爱国守边意识培育的榜样教育策略

2023-11-27 19:45:29

  爱游戏“强边”建设指明了方向。2021 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指出,要深入推进固边兴边富民行动。这一重要部署,为进一步推动边境地区发展、改善边民生活、促进祖国边防稳固指明了方向。 从青少年学生的特点出发,教育工作者可以充分发挥榜样教育的重要作用,通过教育强边助力教育强国建设,并从建立与提振守边榜样认知、开展与加强守边榜样学习、设置与传达守边榜样期望等多维度推进。

  守土固边,教育当先。古往今来,边境安定是国家繁荣发展的重要前提。2020年8月,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明确指出爱游戏,要确保边防巩固和边境安全,将强边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1]2021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指出,要完善沿边开发开放政策体系,深入推进固边兴边富民行动。[2]这些重要部署,为进一步推动边境地区发展、改善边民生活、促进祖国边防稳固指明了方向。榜样教育对爱国守边意识的培育具有强大的支持作用。西藏边境青少年学习守边榜样是培育其爱国守边意识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

  守边榜样对爱国守边行为及精神具有强烈认同感,通过榜样教育这一重要手段对西藏边境青少年加以影响,有助于培育其爱国守边意识,筑牢强边固边人民防线,助力西藏边境教育高质量发展。

  守边榜样既是爱国守边的践行者,也是西藏边境青少年爱国守边意识形成的带动者爱游戏。身份的双重性使守边榜样成为爱国守边意识培育的关键载体。榜样效应能够使边境青少年在守边榜样的精神和行为感召下,唤醒沉睡在其内心深处的爱国守边情感,从而催生其爱国思想和守边行为,进而推动其爱国守边意识的生成。以守边榜样为载体,学习守边榜样的守边精神及守边行为,能够深化西藏边境青少年对祖国的热爱之情,强化其对边境国土的守护意愿,真正使爱国守边意识入脑入心。

  榜样教育作为西藏边境青少年爱国守边意识培育的重要手段,具有铸魂育人作用。榜样自身具有崇高的道德品质和思想情操,散发着独特的人格魅力,榜样教育可以使榜样对促进边境青少年爱国守边意识的重要作用得到有效发挥。在边境教育工作者的引导下,榜样教育全方位、全过程地发生于边境青少年的学习、生活中,并采用直接与间接相结合的方式,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边境青少年,使其情感、观念、行为不断向守边榜样靠拢,并为成为守边榜样而不懈奋斗。

  守边榜样教育中的多元主体包括边境青少年、边境教师以及守边榜样,三者之间具有特定的社会关系。在中国西藏边境地区,涌现出了众多守边榜样,如桑杰曲巴、卓嘎、央宗、次仁曲珍和众多戍边战士等,他们均扮演着“守边人角色”,并与边境群众共同构筑守边群体。守边群体赋予青少年争做守边人的期望并通过学校教育加以形塑。青少年在成为守边人的过程中,需不断对守边榜样进行认知、理解与扮演,最终使平凡的个人成为典型的榜样。

  榜样认知筑牢青少年爱国守边的心理基础爱游戏。守边榜样认知不仅要靠受教育者自身领悟,更要靠榜样培育。守边榜样本身代表了守边人所应具备的形象、素质、义务、规范等,受教育者认知守边人身份,实质上就是认知守边榜样。西藏边境青少年所具备的身份不是单一的,而是一个身份集。边境青少年自小生活在边境,其所扮演的各种身份均离不开边境环境的影响,因此,在承担多重身份的扮演职能时,学习守边榜样会对守边人身份的形成产生正面的积极影响。

  在守边榜样教育过程中,西藏边境青少年作为爱国守边意识的传承者及守土固边的责任人,其守边意识愈加彰显。一方面,边境教师将守边榜样的典型事迹、爱国守边精神等融入课堂教学过程中,采用讲故事、观看影视作品等方式,使青少年在一定程度上对守边榜样的守边行为、守边精神进行了解。在此过程中,青少年与守边榜样发生情感共鸣,初步获得自我价值实现的满足感。另一方面,边境学校开展与边境教育相关的教学实践活动,辅助增强青少年对于守边人的身份认知。在某次采访中,玉麦乡小学生旦增片多在桑杰曲巴纪念馆介绍卓嘎、央宗时,自豪地说:“那是,我是老玉麦,他们可是我的邻居。”可见,在真实的情境下,青少年对于守边榜样的认同加深,其虽未完全明确守边人身份的应有之义,但爱国守边的种子已经开始植根于青少年心中,为其融入守边群体筑牢了心理基础。

  榜样学习拉近青少年与守边榜样的心理距离。西藏边境青少年要扮演好守边人身份,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学习守边榜样。

  西藏边境学校教育工作者已初步将守边榜样教育内容融入日常教学内容之中。边境教师在接受访谈时表示:“我们提倡的爱国守边是希望孩子们通过学习,学好本领来建设家乡、建设边境。”从教师质朴的话语中能够感受到,边境教育工作者的守边责任意识已经觉醒,文化护边、教育强边的思想在边境教育工作者心中已经萌芽。值得一提的是,隆子县隆子镇小学、扎日乡小学,在德育室中均开设了八大板块,独立开设了“我们的榜样”板块,“国旗老阿妈”次仁曲珍,“时代楷模”卓嘎、央宗姐妹等守边榜样均在“先进榜样”的部分展示。

  另外,边境学校正在有目的地开展一些教学活动助推守边榜样教育的开展,以此促进边境青少年爱国守边意识的形成。如隆子县玉麦乡小学曾邀请玉麦边防连校外辅导员到校开展军地共建活动,边防战士向青少年宣讲了国防教育知识,教育青少年从小树立爱国主义思想,引导青少年从小做守护祖国边境的小卫士。学校开展此类教学实践活动,给予了青少年近距离接触守边榜样的机会,拉近了青少年与守边榜样的心理距离。

  榜样期望强化青少年爱国守边的行为意愿。西藏边境青少年对社会、学校、家庭“三位一体”的守边人期望的满足,能够有效助推青少年强化爱国守边意识。社会、学校、家庭寄予青少年的守边人期望以守边榜样为基石,期待青少年不断向守边榜样靠拢。

  社会、学校、家庭等多元主体赋予青少年的守边人期望交织融合。在守边人身份的扮演过程中,社会、学校、家庭作为期望的发出者,对边境青少年寄予多重身份期望:社会赋予其爱国爱党、固边强边的期望;家庭赋予其学业有成、建设家乡的期望;学校赋予其尊师重道、教育强边的期望。在守边榜样教育的进程中,社会、学校、家庭“三位一体”的守边人期望多元交融,凝聚出同一共识,即让西藏边境青少年形成爱国守边意识、扮演好固边强边的守边人身份。

  作为“直接传达人”,边境教师十分注重向学生传达成为守边人的期望。从客观环境角度来讲,边境县学校大多为寄宿制学校,学生与教师之间的关系最为密切。边境教师时常深入学生宿舍,意味深长地向学生传达“厚植爱国情怀,做神圣国土的守护者、幸福家园的建设者”的期望。此外,在边境学校开展的国防教育、爱国主义教育、民族团结进步教育,持续深入向青少年传达成为守边人的期望,切实贯彻落实全过程、全方位育人的育人理念。

  为进一步促进守边榜样教育走深走实,与教育强国建设同频共振,具体可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优化。

  精准定位:建立与提振守边榜样认知。西藏边境学校需要整合校内外各种榜样教育资源来引导学生形成守边人身份认知。校园文化建设是中小学教学过程中重要内容之一,良好的校园文化能够对中小学生起到正面引导作用,不断提高中小学生的思想道德水平。[3]具体可从以下两个方面来开展。

  其一,借助守边榜样,开展校园物质文化建设。诸如学校建筑、教室、食堂、图书馆等校园物质环境,加以改造可以成为守边榜样教育的培育载体。具体举措包括:一是在学校宣传栏设置守边榜样宣传专栏,张贴守边榜样典型画像,介绍守边榜样典型事例以及爱国守边精神,使西藏边境青少年对守边榜样形成整体认知,初步萌生守边人身份意识。二是在学校典型建筑物上雕刻爱国守边育人话语,或将横幅张贴在校园明显处,潜移默化地提振西藏边境青少年对守边人身份的认知。三是在教室专门开设守边榜样专题图书角,提供各类与守边榜样相关的资料来使西藏边境青少年了解边境、了解守边榜样,从而建立守边人身份认知。四是在学校设立守边人体验中心,使边境青少年身临其境地感受守边的不易与守边榜样的伟大,燃起守边斗志,踔厉奋发,建设美丽边境。

  其二,借助守边榜样,开展校园精神文化建设。校园精神文化建设包括校风、教风、学风建设。在校风建设上,校训是“主心骨”,将守边榜样身上体现的玉麦精神、老西藏精神融入校训当中,切实增强“主心骨”力量。同时,边境学校应组织各类特色活动来传达爱国守边精神,使爱国守边精神深入人心,在全校范围内形成人人争做守边人的良好校风。在教风建设上,边境教师要力争成为边境青少年身边的守边榜样,并将守边榜样教育与时事动态相结合,全面、系统地融入常规课程教学中,丰富教学内容,增加宣传频度,深化边境青少年对守边人身份的认知。在学风建设上,边境教师要引领边境青少年形成学习守边榜样的良好氛围,使其端正学习守边榜样的态度。教师可采用“小议榜样”的形式开展,在师生、生生间进行交流探讨,构造更具互动性的认知情境,有效增加边境青少年对守边榜样的关注,形成更加深刻的印象,以此增强其对守边人身份的认知。

  增加厚度:开展与加强守边榜样学习。爱国守边意识的形成,需要守边榜样勇于担当,切实履行职责和使命,更需要学生群体调动起他们守边固边、爱国爱党的积极性和主人翁精神。

  在榜样教育过程中,边境教师进行课堂知识传授时,应积极引导并鼓励青少年归纳总结守边榜样所拥有的权利、应履行的义务以及需遵守的规范,并形成书面记录,使边境青少年最大程度地发挥个体主观能动性,自觉加以学习。教学活动结束后,可以借鉴《小学生日常行为规范》的设计思路,编制《小学生守土固边行为规范》。

  边境教师在开展守边榜样学习综合实践活动时,可以邀请部队干部担任校外辅导员,对边境青少年开展国防教育与守边教育,并通过开展守边榜样的扮演活动,激发其学习守边榜样的热情。另外,边境学校还可以将“守边榜样”主题教育与重大节日活动相结合,以“3·28”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建党节、建军节、国庆节等相关节日、纪念日为契机,有计划地开展主题教育活动,[4]让青少年在真实情境中认识守边榜样,与守边榜样在守边情感、守边态度上同频共振,拉近与守边榜样的心理距离,在其内心深处萌生守边、固边、强边的心理认同与践行意愿。

  传达要求:设置与传达守边榜样期望。榜样是社会风尚的引领者,守边榜样赋予青少年扮演好守边人身份的期望即代表社会赋予青少年的期望,守边榜样的形象、素质、义务、行为是社会、学校、家庭等多元主体达成的守边人期望共识,边境学校应充分借助空间优势,发挥榜样的教化作用,准确传达社会、学校、家庭“三位一体”的守边人期望。

  边境学校应合理设置守边人身份期望。边境学校作为榜样教育发生的主要场域,可以采用守边榜样进校园、进课堂等形式,宣讲守边故事,具体可借鉴玉麦乡小学的优秀做法。玉麦乡小学时常请一些校外的专业人士、平凡的守边榜样来宣讲,比如“三人乡”时期就在玉麦乡教书的巴桑次仁老师、经历西藏改革发展的多布杰老人以及“时代楷模”央宗都到学校给学生宣讲过,内容包括“三人乡”的故事、玉麦精神以及新旧西藏社会的对比等。在与边境青少年面对面谈心过程中,守边榜样通过眼神、表情、语气、动作等,能更加直接、直观、具体地传达守边人期望,从而减少期望流失。另外,教科书作为边境青少年接触最多的权威性资料,应系统融入社会各界对守边榜样的客观评价以及守边人期望。这就要求边境学校努力寻求校内外各界力量,整合汇编守边榜样资料,为守边人期望的传达提供文本资料支撑。

  边境教师应将社会、学校、家庭“三位一体”凝聚的守边人身份共识,精准传达给边境青少年。“我为祖国守边防,以笔作枪,征战四方”[5]是2023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德吉卓嘎老师的铿锵誓言。在西藏山南市边境县——隆子县,边境教育工作者们无一不践行着德吉卓嘎老师的誓言。在玉麦乡,教师与边防战士一道,带领学生重走巡边路,在实践过程中让学生体会守边榜样的艰辛与不易,并向学生传达成为守土固边、兴边强边的光荣守边人的期望。另外,为克服边境教师在精准传达守边人期望过程中的困难,应对边境教师开展边境教育的系统培训,扎实用好守边榜样学习手册。社会、学校要针对边境教师群体,大力开展国防知识、边境知识、守边事迹、守边精神等方面的培训,使边境教师建立起国防、边境、守边榜样的知识系统,提升对国家政策的敏感度。同时,学校应持续贯彻落实素质教育、“双减”政策,切实减轻边境教师的非教学工作负担,使边境教师有精力、有意愿深刻领悟与传达守边人期望。

  *本文系2021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强边’背景下西藏青少年学生爱国守边意识培育”(21CKS059)的研究成果之一。

  [1]中国政府网.习在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强调:全面贯彻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建设团结富裕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EB/OL].(2020-08-29)[2023-07-10].

  [3]韩玲玲.浅谈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的实施途径[J].中国教育学刊,2023(S1).

  [4]王凯迪,许亚锋.西藏青少年爱国守边意识培育的教育策略研究[J].西藏发展论坛,2022(3).

  [5]德吉卓嘎.扎根民族教育沃土 勇担民族团结之任[J].中国民族教育,2023(9).

  (作者张博系西族大学教育学院研究生,许亚锋系西族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教授)